我們搬到了 Dramasq.site, 請為新鏈接添加書籤。 謝謝你!

借刀郎的新歌 聊聊蒲松齡筆下的《羅剎海市》


最近,沉寂多年的刀郎突然又火了,發行了一張新專輯《山歌廖哉》,裡面有一首歌叫《羅剎海市》,這歌初聽時,倒也沒有覺得有什麼非常特別的地方,但是架不住熱度實在是太高,只要你刷小視頻,總能在兜兜轉轉中反覆聽到。所謂記憶的本質就是重複,再加上彈幕里好事者添油加醋的評論,這歌不火實在是太難了。這不,我這聽了幾遍之後,感覺明顯有點上頭,那旋律不由自主地就會在耳邊響起。
刀郎這首歌的靈感來源於蒲松齡《聊齋志異》中的羅剎海市,歌友們大多數都認為刀郎在借這首歌抒發自己的不滿情緒,諷刺中國樂壇的醜陋現象,甚至還有歌友將歌詞一一解析,與當今歌壇的著名歌者對號入座,說這詞暗諷的是誰,那句嘲笑的是誰誰誰。當然,我這人不八卦,對號入座的都是誰,網上很多,大家自行搜索。我就不跟著起鬨,當一個樂兒就得了。
其實,最開始,我並沒有當真,覺得歌友們只是過於敏感,但是仔細一琢磨,覺得刀郎的確是意有所指。因為歌名雖然叫《羅剎海市》,但是歌詞也僅僅涉及到了羅剎國,海市根本就沒有提及。

歌詞中,僅有主人公馬驥的美丰姿,少倜儻、華夏的子弟的描寫,兩耳傍肩三孔鼻的模樣(羅剎國宰相)是來自原著,其餘的都是刀郎自由發揮創作的,比如馬戶,比如又雞,比如未曾開言先轉腚啥的,在原著里是沒有的。這用意再明顯不過了,就是赤裸裸地譏諷了。
借刀郎的這首歌,我們來聊聊蒲松齡的這篇原著吧,情節還挺吸引人的,就刀郎取的這歌名,他就跳脫不出坐實諷刺的實錘,因為這文章的本意就是作者蒲松齡藉以抒發對現實的不滿,以羅剎國的顛倒美醜、用龍宮的美輪美奐來做對比,讓主人公馬驥漂流到荒誕不經的羅剎國,之後遊歷了海中龍宮縹緲仙境,表達了蒲松齡抨擊醜惡、嚮往美好生活的理想。


原文描述馬驥風流倜儻,美丰姿,喜歌舞,經常在梨園行戲班演出,用錦帕纏頭,好看得如同一個美少女,因此得了一個「俊人」的外號。馬驥不但生得好看,而且才華出眾,十四歲就中了秀才。在當地很有名氣。
馬驥的父親是個經商之人,年紀大了之後,就棄商居家閑養,他對馬驥說:「數卷書,飢不可煮,寒不可衣。吾兒可仍繼父賈。」意思是讀書再多也沒啥用,那些書餓了不能當飯吃,冷了不能當衣服穿,還是學我去做生意比較靠譜。於是馬驥聽從父親的建議,棄文從商了。
有一次,馬驥去海外經商,海上起了颶風,船翻了,漂了幾天幾夜,來到了一塊陸地之上,這裡城市中的人,一個個面相都非常醜陋,我們都知道,這馬驥是個美少年,這些醜陋的人看見貌似潘安的馬驥,卻嚇得四下逃散,跟見了鬼一樣,真是俗話所說的那種「醜人多作怪」。
馬驥本來在海上死裡逃生,驚魂未定,來到這奇怪的地方,還挺害怕,哪知道他怕,看見他的人更怕,搞清狀況的馬驥,反而開始嚇唬欺負別人,比如有人正在那吃飯,他故意跑過去,把那人嚇跑,然後馬驥從容淡定的吃霸王餐。
馬驥在這地方四處流浪,走到了一個山村,這村子很窮,村民只穿些破衣爛衫,跟要飯的差不多,但村民大多長得不那麼難看醜陋,甚至有些還和人有些相像。至少五官的位置和中國人大體一致。
最開始,村民也怕他,不敢靠近,時間長了之後,感覺馬驥不是什麼要吃人的怪獸,才試著慢慢和他交流,他們語言不同,但馬驥能聽懂一大半的意思。當村民知道他是來自二萬五千里之外的中國時,都很高興,因為他們的長輩曾經提到過中國,他們大都聽說過沒見過。如今看見馬驥才真正相信有中國這個地方。村民們在村裡擺上酒菜招待馬驥。
這馬驥總算是有了朋友,不再孤單了,於是打聽當地的情況,村民們告訴他這個地方叫大羅剎國,北邊三十里就是國都。馬驥又問他們村裡怎麼這麼窮,村民們嘆氣的說:「我們國家看重的不是學問,而是相貌,如果長得特別好看就拜將封侯,如果差一些的,就當小官,像長成我們這樣的,除非是父母為了傳宗接代留下養活,大多數都被遺棄了。」
馬驥請他們帶自己去都城看看,村民們雖然窮,但都很善良淳樸,於是答應了他。
第二天,到達都城一看,城牆是用黑色的石頭砌就,黑得像墨汁,樓閣百尺之高,但沒什麼瓦,房頂用紅色石頭蓋住,用紅石碎片在指甲上劃一下,和硃砂的顏色差不多。
這是上午時分,正好朝中退朝了,一頂大轎子從宮中抬出,村民告訴馬驥這是宰相出來了,馬驥仔細觀看,只見那人兩隻耳朵向腦袋後面長著,有三個鼻孔,眼睫毛長得如同門帘,把眼睛都遮住了。
宰相轎子剛剛過去,又出來幾個騎馬的官員,村民說這幾個是大夫,那長相一個個披頭散髮、樣貌猙獰,簡直就是醜八怪。反而官職越低的,倒不是那麼丑,稍微還好看點, 原來,這羅剎國是以丑為美的國度。真是是非顛倒啊!

馬驥在村裡住的時間長了之後,慢慢遠近聞名了,整個羅剎國都知道山村裡住了一個奇怪的人,但是沒有人夠膽敢來見馬驥,村裡人說:「附近有一個執戟郎,他曾經出使過很多國家,見多識廣,他應該不會怕你。」這執戟郎長相也很怪異,眼睛往外凸出,鬍鬚捲曲如同刺蝟一般,看見馬驥果然很高興,將馬驥奉為上賓,他說:「我一生出使過很多國家,唯獨沒去過中國,如今我都一百二十多歲了,能有幸看到上國之人,我一定要向天子彙報。」
執戟郎不愧為外交大員,見識廣博,不僅不怕馬驥,還請他吃飯,酒過幾巡之後,招了十幾個歌女歌舞助興,這些個歌女長得如同夜叉,頭上用白色錦緞包裹,身著紅衣拖曳於地,也聽不懂唱的什麼詞兒,只聽得腔調和節奏都很特別。怪怪的感覺。
馬驥欣賞不了,但是執戟郎卻聽得很投入,非常享受,他問馬驥:「中國有如此美妙的歌舞嗎?」馬驥說有,執戟郎請馬驥即興來一段,馬驥也不客氣,用手敲桌面為節拍,唱了一曲,我們知道,這馬驥喜歡在梨園行演出廝混,那唱念做打的功夫可不是蓋的,聽得那執戟郎當時就驚呆了:「太妙了,你唱得如同鳳鳴龍嘯,我走過那麼多個國家,從來沒有聽過。」
第二天,執戟郎上朝推薦馬驥,國王本來很高興,但是有幾個大夫說馬驥的樣子過於怪異,怕驚嚇了龍體,國王也確實有點害怕,所以沒有召見馬驥。
執戟郎沒辦法,只能對馬驥深表遺憾,但他和馬驥卻成了好朋友,他請馬驥住在自己家裡,兩人經常在一起喝酒,有次馬驥喝大了,拔劍起舞助興,用煤粉抹在臉上扮張飛。執戟郎覺得馬驥這樣很好看,認為如果馬驥保持這扮相的話,能為朝堂之上的官員們接受,不愁高官厚祿。
馬驥說這就是逗個樂兒的事,哪能扮個假臉去謀求榮華富貴呢,但執戟郎很熱心也很執著,馬上請來很多朝中要員來家中喝酒,囑咐馬驥畫好臉等著,那些客人來了之後看見馬驥都非常驚訝:「怪了,前幾天看著還那樣醜陋,今天咋這麼漂亮了?」於是非常高興地和馬驥一起喝酒。
馬驥一看自己一臉煤黑居然能被大家所待見,啼笑皆非之餘自然也很高興,他輕歌曼舞,為酒宴唱了一首《弋陽曲》,滿座的客人無不傾倒陶醉,讚歎此曲只應中國有,羅剎能得幾回聞!
搞定這些大臣,那麼國王那自然不消說了,國王封馬驥為下大夫,特別恩寵於他,但時間一長,大臣們慢慢知道他的臉不是真黑,而是煤粉抹的,私底下開始嘀嘀咕咕,指指點點。並開始疏遠他。
馬驥又回到了當初孤立無援的境地,他既不安又不爽,於是提出辭呈,但國王不準,他便要求休假,國王准許給他三個月的假期。
馬驥在朝中做官,有權有勢還有錢,他用官車載著滿車金銀珠寶回到當初棲身的窮山村。村裡的人們跪在路上迎接,馬驥很夠意思,把滿車的錢財都分給了村裡當初那些厚待過他的村民。村民們窮慣了,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錢啊,整個村子都轟動了,人人面帶笑容,歡聲雷動。
全村人都很感激馬驥,他們表示受了馬驥的恩賜,無以為報,擇日去海市,尋求些稀罕寶物來報答他。馬驥大奇,問海市在什麼地方?村民們說:「海市是四海蛟人聚集賣珠寶的地方,周邊四方十二個國家的人都會去那兒做買賣,趕集之時還有不少神仙前去體驗生活。但是海市波濤洶湧、雲霞遮天,一路上挺危險的,貴人們一般不會以身犯險,只是把錢交給我們,替他們去買奇珍異寶。」
馬驥問海市是什麼時候,村民們說快了,再過上十天半個月就是海市了。馬驥又問:「你們怎麼會知道海市的日期呢?」那些村民都樂了,說道:「大人有所不知,如果看見海上有紅色的鳥來回飛舞,七天之後就是海市。」馬驥非常 感興趣,想和村民們一起去看看,村民說路上太危險了,想要啥他們可以幫著帶回來。馬驥笑道:「我本來就是在海上貿易往來的客商,怎麼還會懼怕風浪的高低和急徐呢?」
不幾日,果然有人登門來送錢給村民,托他們買東西,馬驥同一些村民一起前往海市,在海上航行了三天,遠遠看見水雲蕩漾之處,隱隱約約的樓閣層層疊疊聳立,四面八方前來做生意的船像螞蟻扎推兒一樣密集。
來到集市,馬驥眼睛都看花了,這裡全是他前所未見的奇珍異寶,件件散發著奪目的光彩,在人世間絕對無跡可尋的。正當他看得入迷之際,有一位翩翩少年騎著駿馬而來,集市上的人都趕緊躲開讓路,說是「東洋三世子」來了。那少年一看馬驥就說這不是偏遠小國來的人,讓僕人詢問馬驥是哪裡人,馬驥連忙站在路旁行禮,並說了姓甚名誰,來自何處。
世子聽完很高興說:「既然你屈尊來此,說明我們有緣分,」吩咐僕人牽來一匹馬,請馬驥上馬。馬驥也不見外,便隨著東洋三太子一路同行。

他們二人出了西城,到了岸邊,已無去路,但見那胯下之馬,長嘶一聲,一躍而起奔向水中,馬驥嚇得失聲喊叫起來,驚駭之餘,卻看見海水從中分開,如牆壁般屹立兩邊。馳騁一會兒,遠遠看見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,殿梁由玳瑁裝飾,瓦片用魚鱗做就,殿堂四壁如水晶般明亮。炫目耀眼,如鏡子般能照出人影來。
來到宮殿門前,世子請馬驥入殿,馬驥一抬頭看見龍王端坐殿上。那東洋三太子啟奏到:「臣遊逛海市,偶遇這中華賢士,特此領他來參見大王。」馬驥連忙上前跪拜行禮。龍王很高興:「先生既然是中國而來,自然文采斐然,煩勞您不吝筆墨,寫就一篇海市的文章如何?」馬驥本是少年秀才,文采自詡不差,欣然應允。
頃刻,水晶硯、龍鬚筆、香如蘭之墨、白如雪之紙一一上來,馬驥一氣呵成千餘言的文章《海市賦》,呈獻龍王,龍王閱后,讚賞不已:「先生高才,給我水國添彩了。」於是大擺筵席,召集龍族為馬驥接風。
酒宴正興,龍王舉杯對馬驥說:「寡人愛女尚未許配人家,我慕先生文采,願意將小女許給先生,不知先生意下如何?」馬驥離席連連拜謝,表示願意。龍王見馬驥應允,於是回頭吩咐左右如此這般。
不一會兒,幾個宮女扶著一個女子出來,但見那女郎婀娜多姿,生得如天仙一般。此刻司儀就位,鼓樂齊鳴,好上加好,郎才女貌,拜堂禮成。
看到這,挺感慨的,在古時候,人家那辦事效率真是高,這邊點頭,那邊就走程序,一點亂七八糟的虛偽都沒有。做事乾巴利落脆。痛快!
馬驥無非就是逛個海市而已, 機緣巧合,成了龍宮的駙馬,龍王將女婿的《海市賦》傳送四海龍宮,四海龍王都派人前來祝賀。馬驥身為駙馬都尉,衣著錦繡,出門青龍拉車,武士簇擁,威風凜凜。幾日之內,「龍媒」之名響徹四海。
巧不巧,要知道,我們的主人公姓馬名驥字龍媒。看來此生註定和龍族就有淵源。
生活在龍宮,不僅四處晶瑩剔透,如同水晶世界,在龍宮中還有一棵玉樹,樹榦如同一株白琉璃,中間有一顆淡黃色的心。玉樹葉如同碧玉,有銅錢般厚薄。馬驥常和妻子龍女在樹下吟詩淺唱,推杯換盞。恩愛如魚得水,夫唱婦隨。
玉樹開花時,幽香撲鼻,狀若梔子,花瓣掉落地上時,發出「鏘鏘」之聲。將花瓣拾起來看時,像是用紅色瑪瑙雕成一樣。光艷可愛。樹邊還常有一種奇異的鳥兒來回翻飛啼鳴。這鳥有著金綠色的羽毛,尾巴比身體還長很多。這鳥的叫聲就像玉笛吹奏一般。哀怨婉轉,讓人憂傷。
馬驥不聽這鳥啼還好,每次聽到這鳥啼鳴就不由自主地懷念家鄉。終於有一天,他忍不住對龍女說:「我在外流浪三年了,每次想到父母,都思念難過不已。你能和我一起回家去看望父母嗎?」
那龍女本是個賢惠聰明之人,和馬驥夫妻一場,彼此相敬如賓,恩恩愛愛。聽得丈夫如此,她寬慰馬驥道:「這仙境和人間塵世不同,兩廂隔絕,我無法跟隨你前往,但我又不忍心以夫妻之愛奪你父子之情。這事讓我想個辦法。」
馬驥聽了,暗自難過流淚,龍女也嘆息道:「這實在是不能兩全其美啊。」
第二天,龍王知曉此事之後,便召見他說:「聽說駙馬思念雙親,心繫家鄉,這都是人之常情,明日為你收拾行裝送你上路如何?」馬驥感念龍王的恩德,連忙拜謝說:「我一人孤身在外,蒙您抬愛收留,恩情牢記於心,容我暫時回家探望父母,以後還會回來團聚的。」
當晚,馬驥和龍女夫妻話別,馬驥和龍女相約以後見面的日子,龍女卻說:「你我夫妻的情緣已經到頭了。你有情有義,待我溫柔體貼,你有孝心,回家奉養雙親,這些都是好的,人生聚散不過百年,如同旦夕之間,無須如同那凡夫俗婦般哭泣難捨,你走後我會為你堅守貞潔,你也要為我不可再娶,如此就算兩地分離也是同心。亦是美滿夫妻。何必一定要兩廂廝守,早晚守在一起,才叫白頭偕老呢?!

看看,這神仙和凡人的想法就有這麼大的差距,這龍女的這番言論放在當下,也得說是很超前很前衛的吧。
龍女接著說道:「不過既然如此,你不可違背我們的誓言,否則再婚會對你不吉利。如果顧慮無人持家,你可以收個婢女為妾。對了,還有一件事,我好像已經有孕在身了,你走之前,先給孩子取個名字吧。」
馬驥說:「如果是女孩就叫龍宮吧,如果生的是個男孩,那就叫福海。」並將在羅剎國得到的一對赤玉蓮花交給龍女作為信物憑證。
那龍女是仙界之人,通曉過去未來之事,對馬驥說:「三年後的四月八日,你前往南島,那時把兒女送還給你。」然後拿出 一個魚皮做的口袋,裝滿珠寶送給馬驥說:「你把這些好好珍藏,我想幾輩子也應該吃用不盡。」
天亮后,龍王也設宴餞行,又送了馬驥很多禮物。馬驥拜別之後出了龍宮,龍女乘坐一輛白羊拉的車送他直到海邊,馬驥上岸後下了馬,龍女道聲珍重,便掉頭入海,沒多久就走遠了,兩邊分開的海水又合到一起,再也看不見了,馬驥楞了一會兒神,這才向家的方向而去。
自打三年前馬驥在海上失蹤,人們都以為他死了,所以當家人見到他時,無不驚疑,還好,他的父母都還健在,但原配之妻卻已經改嫁了。馬驥這才想到龍女要他不可再娶的意思。原來那龍女早知他妻子已經改嫁了。
馬驥的父母想為他再娶一房妻子,馬驥不肯,只收了一個婢女做妾。三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他牢記和龍女的三年之約,在四月八日這天來到南島,看見兩個孩童坐浮在水中嬉笑,馬驥把兩個孩子抱上岸,仔細一看,是一男一女,頭上的帽子各配一塊玉,正是那赤玉蓮花。
孩子背上還有個錦囊,裡面有龍女的一封家書,道不盡夫妻離別的思念,說不完龍鳳胎孩子的淘氣頑皮。信中提到因為無法見到公婆,未盡兒媳孝道,說一年之後公婆安葬之時,龍女一定親臨為婆婆送葬。
龍女這信挺長的,但是寫得情真意切,讀起來讓人輕嘆,貼段原文讓大家感受一下。
忽忽三年,紅塵永隔;盈盈一水,青鳥難通。結想為夢,引領成勞,茫茫藍蔚,有恨如何也!顧念奔月姮娥,且虛桂府;投梭織女,猶悵銀河。我何人斯,而能永好?興思及此,輒復破涕為笑。別後兩月,竟得孿生。今已啁啾懷抱,頗解言笑;覓棗抓梨,不母可活。敬以還君。所貽赤玉蓮花,飾冠作信。膝頭抱兒時,猶妾在左右也。
上文提說到這龍女知過去未來之事,馬驥看到一年之後龍女要來為自己的母親送葬,知道母親陽壽已經不長,於是將入殮之衣服棺木都準備妥當,在墓地種上了百餘棵松樹,一年之後,馬驥母親果然壽終,當送葬隊伍剛剛到達墓地,就見一名穿麻戴孝的女子走近墓穴哭泣弔唁,眾人正吃驚地看著,忽然狂風大作,電閃雷鳴,下起了急促的大雨,轉眼之間那女子就不見了。而那些新種的松樹,水土未服,本來大多枯萎枝黃,此刻被這雨一淋,全部都精神抖擻的活了過來。
福海長大了一些之後,常常挂念母親,他竟然能投入海中,去與母親見面,陪伴母親幾天自己又回到人間,但龍宮是個女孩,不能像福海那樣入海,只得偷偷躲著房中哭泣。
一天,大白天突然烏雲密布,龍宮看見母親走入房中,安慰她說:「你自己能夠長大成家,為何要哭泣呢」?說罷送給了女兒一棵八尺高的珊瑚樹,一貼龍腦香,一百顆珍珠。一對八寶嵌金盒,作為龍宮以後出閣的嫁妝。
馬驥聽說龍女來了,匆匆忙忙跑進來,拉著龍女的手就哭,說時遲那時快,頃刻間,一聲驚雷震破房頂,龍女已然不見了。
這羅剎海市全文到這就全部結束,再也沒有下文,究竟這馬驥和龍女是否最終全家團圓也沒有交代。這和如今的某些影視劇有所雷同,留下一個懸念,讓觀者去猜想。
我最不喜歡有懸念,悲劇也罷,喜劇也罷,總要有個結局。所以我認為,馬驥和龍女以及一對兒女,之後回到了海中龍宮,在仙境中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。
文章最後,蒲松齡借異史氏之口曰:嗚呼!顯榮富貴,當於蜃樓海市中求之耳!」他借馬驥在羅剎國的遭遇,表達了他對現實社會的不滿和嘲諷,也借用海市中馬驥和龍王、東洋三太子的際遇,表達了對理想社會的嚮往,同時通過馬驥和龍女之間真摯的愛情的描述,表達了對幸福生活的希冀和憧憬。


話到最後,至於刀郎這首《羅剎海市》想要表達些什麼,我想,這是刀郎給我們大家留的一個懸念,答案就是你怎麼想都對,哈哈,是不是很有喜感?
這曲風主旋律是靠山調,和二人轉很像,但並不是東北二人轉,聽起來挺有滋味。說實話,刀郎確實是塊金子,即使蒙塵也無法掩蓋他的本色。

About Chang Ye

ซีรีย์เกาหลี ละครเกาหลี ซีรี่ย์เกาหลี ซีรีย์เกาหลีซับไทย ซีรีย์ฝรั่งซับไทย ซีรีย์ญีปุ่น ซีรีย์จีน Netflix ซีรี่ย์VIU ดูซีรีย์เกาหลีซับไทย เรื่องย่อซีรีย์เกาหลี ดูซีรีย์ซับไทยออนไลน์ฟรี ซีรีย์ใหม่ล่าสุด ดูซีรีย์ HD ดูซีรี่ย์มาใหม่เว็บไซต์ซีรี่ย์ ที่รวบรวมซีรี่ย์ดังไว้มากมาย อาทิ WETV NETFLIX IQIYI ซับไทย แปลไทย โดย dramasq.live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